草薙羽璃

TW. coser兼文手#
產文速度龜速,看心情發文
合奏、刀亂、哀娜娜、凹凸深坑
歡迎拍打餵食((???

零晃R18ㄧ标题懒得想

#零毕业设定
#晃牙被双子带回轻音部
#OOC注意
这是一年前的作品了,大家不要太期待

我们走评论连结(

如果刀刀们会撩人,大概就是这样##

我知道很多太太都想的比我好,但我绝对没有去抄袭谁

雷安ㄧ裸體圍裙

#R15注意
#OOC+爛尾注意
#私設注意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放學後,當安迷修回到宿舍的時候雷獅還沒回來。

安迷修與雷獅,學長與學弟的關係,但卻因為一些奇妙的關係而同居了。

「先洗澡吧」

安迷修是籃球部的主將,滿頭大汗的回到宿舍後拿起換洗的衣物便向浴室走去,為了避免衣服濕掉安迷修將衣服放在外頭的地毯。

在安迷修進浴室不久後,雷獅回家了,手上還拿著一包由學姊塞給他的東西,根據學姊的說詞這是安迷修掉在家政教室的圍裙。

進屋後入耳的是清晰的水聲以及安迷修悠悠的嗓音。

看到安迷修放在浴室門口的衣物,雷獅不禁冒出了一個想法。

「呼...清爽多了」

安迷修放下蓮蓬頭將水鎖上,打開的一條小門縫要將衣服拿進來時,他發現放在門外的衣物早以不是他10分鐘前放的那疊。

「雷獅!把我的衣服還來」
「我不是有幫你放衣服,你就穿那個出來吧」

安迷修在浴室裡生氣的喊著卻只得到雷獅草草的回應,氣急敗壞的安迷修只能先將圍裙套上,以最快的速度衝回房間。

誰知道雷獅早就站在門後面,在安迷修開門的那剎那,直接將他逮個正著。

現在的安迷修被雷獅緊緊的鎖在懷裡,而對方的手還不懷好意的在自己的身上遊走,原本想給對方一巴掌卻被輕易的躲過了。

穿著圍裙的安迷修因為下襬過短精壯的腿展露無疑,白皙的胸膛被雷獅肆意的揉著。

「穿這樣不錯啊,安迷修」
「惡黨!給我放...等等!你在摸哪裡!?」

雷獅的手逐漸往下摸,開始撫弄安迷修的分身,在安迷修釋放過一次後,趁著懷中的人兒還在迷茫,直接將對方壓在牆上。

「下次,不要在忘記這種東西了」

事後,安迷修發誓,再也不會把衣服放在浴室外了。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蛤?你問我壓在牆上之後怎麼了
不會自行想像嗎((被打

昴北ㄧ生日賀文

對不起,晚了一天發...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今天是昴流的生日2-A的大家正聚在一起的幫他慶生但唯獨沒見到一個人的身影,那個對壽星來說,最重要的人。

「咦?小北呢...剛才不是還有看到他」
「北斗君的話剛才好像被日日樹學長叫走了」

聽到這話的昴流隨即黯淡了下來,不過他馬上又恢復了精神。

「沒關係,我等等下課再去找小北就好」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放學的鐘聲響起,大家將吵鬧過後的殘骸收拾乾淨,一個個回家了,剩下昴流一個人待在教室裡等人回來。

沒過多久熟悉的腳步聲出現在教室前,昴流知道那是誰的腳步聲,在開門前就待在門口守株待兔,等待那人開門給他一個「驚喜」。

唰ㄧ(開門聲)

「小北你終於回來了!」
「等等...我說過不要這樣突然撲上來」
「因為我的生日會你不在啊~所以要好好懲罰你!」
「這是哪門子的懲罰方式...」

好險北斗早有防備不然一定會被昴流撲倒在地,將兩人的身子穩住之後北斗便開始了日常說教。

「(省略?字)...下次不可以在這樣了」
「好好~小北我的生日禮物呢?」

一提到生日禮物這四個字北斗不禁臉頰泛紅,在做好準備之後快速的在昴流的唇上落下一個輕吻。

「那個...生日快樂...」

北斗害羞的將手放在唇上小聲的對昴流說,對面的昴流則是一臉開心的將北斗擁進懷裡。

「小北你的禮物最好了~」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雷安ㄧ夏日的幸福

#同居、交往設定
#OOC注意(?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夏日的夜裡月亮高掛在夜空上,雖然入夜了,但溫度卻沒有降低多少。

寬大的雙人床上躺著兩個身影,雖然在同一張床上,但兩人卻隔的遠遠的,彷彿中間有一道高牆。

安迷修在床上翻滾著似乎是因為天氣太熱而難以入眠,平常穿在身上的襯衫也因為流汗的關係浸濕了一大半,反觀旁邊的雷獅雖然也是熱到出汗,但似乎不影響睡眠。

就在安迷修還因為熱到睡不著而在床上翻滾時,已經不自覺的滾到雷獅身旁,當安迷修發現時雷獅俊俏的臉龐已經近在眼前。

此時的雷獅將平常戴在頭上的頭巾拿掉,瀏海靜靜的躺在額頭上,就在安迷修看的入神的同時,那雙有如紫水晶般的雙眼睜緩緩開來了。

「怎麼?看本大爺看的入迷了啊?」

「別傻了!我怎麼可能會看你這種惡黨呢!」

黑夜中,安迷修看不清楚雷獅的表情只能聽到對方的竊笑聲,當他急忙的轉過身想要逃避雷獅眼神的瞬間已經來不急了。

雷獅直接伸出手將安迷修緊緊的攬在懷裡,絲毫不給對方逃脫的機會,安迷修的掙扎對雷獅來說只是小貓在撒嬌而已。

「嘖,惡黨快放開我!很熱啊」

但不管安迷修如何抗議雷獅已經抱著自己睡著,看著對方的睡顏安迷修的心理漸漸的升起的一股滿足的幸福感。

或許...夏日的幸福,就是像這樣吧...?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這是臨時因為腦洞產出來的小短文
這次的結尾不太好,希望大家不要嫌棄TT
這是以我喜歡的兩個coser的發文當靈感來寫文的ww

最近實在沒有靈感寫凜緒
只能先放一點自己的cos照混更新((被打#
之後會路續放出其他坑跟其他cp的文,不然只放凜緒的話感覺很無趣
其他坑大概會有凹凸、I7、刀亂之類的
有想看的也可以在下面留言啦...((沒人

凜緒同居30題 D6大掃除


「啊…真~緒你到底要掃到什麼時候?」

現在正值冬末春初是櫻花初開的時節,也是家家戶戶大掃除的時候。

黑髮的男孩悠閒的躺在沙發上看著自己的戀人掃地、拖地,自己卻絲毫沒有想動的意思。

「真是的…凜月妳好歹也來幫忙嘛,不然永遠都掃不完呦」

「真~緒都騙人怎麼可能掃不完嘛(((奸笑
但如果晚上讓我吸血的話也不是說不行啦」

「好好好…所以快來幫忙吧。」

想說對方到了晚上八成會忘記所以隨口的回答了,只見凜月慢慢的從沙發上坐起來走向許久未開的矮櫃子,並開始整理。

在整理的途中凜月看到了一本佈滿厚厚灰塵看起來是有點年紀的書,稍微的翻看內容後勾起了一個神秘的微笑。

「真~緒我晚上拿個東西給你看吧~」

凜緒同居30題 D5做飯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啊啊啊啊!睡過頭了啊!」
一大早的只見真緒身上掛著鬆散的領帶匆匆忙忙的跑下樓。

「早安啊,真~緒」

迎接他的不是安靜又黑暗的客廳而是肆意飄散的香氣以及愛人的笑容。

「凜…凜月!」

真緒再三拍打自己的臉頰確定沒有見鬼並露出驚訝的表情。

「欸~真~緒那是什麼反應啊?我早起很少見嗎?」

看到真緒的反應凜月手拿著鍋鏟賭氣的鼓起嘴。

「很少見…不對!是根本沒有過。凜月你今天怎麼了?是不是發燒了?」

「才沒有呢!啊~算了。早餐做好了」

真緒看凜月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也就不再追問,拉開了椅子坐下後凜月把一盤黑壓壓長的又奇怪的東西放到他的面前接著在自己的座位上也放了一盤後便開始吃了起來。

「真~緒你不吃嗎?」
「這…這到底是什麼啊!」
「早餐啊。」
「不是,我是說是用什麼做的?」
「有些東西不要知道比較好呦~反正不會危害人體的,放心吧」
「重點不是……」

真緒的話還沒講完就被凜月叉起的不明物體塞到嘴內。

……「咦…好吃」
「嘻嘻~對吧」

最後真緒雖然一邊抱怨但還是把那盤不明物體給解決掉,至於凜月今天為何會早起依舊是個謎呢。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繼續碎碎唸((喂#
羽璃這邊暑假的CWT北中南都會跑哦
先偷偷放ㄍ北場預定/
D1ㄧ青葉紡(制服)
D2ㄧ逢坂壯五(私服)
歡迎大家來找我(邊緣www

凜緒同居30題 D4一方的起床氣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我回來囉…」

清晨太陽還沒完全升起,真緒因為昨晚學生會的工作忙到了很晚。

輕輕推開家門原本想走到沙發上休息,卻發現有個熟悉的身影躺在沙發上看起來睡的很香。

為了不吵醒凜月真緒將書包放在桌上後躡手躡腳地去沖澡,等真緒將事情的處理完後太陽已經完全升起。

「凜月,起床囉!」

真緒走到沙發旁搖了搖凜月的身體叫他起床,只是凜月不像平常一樣用慵懶的聲音像真緒頂嘴,而是用有些生氣的語氣質問著真緒。

「真~緒為什麼那麼晚才回來」
「沒辦法嘛…快要夢幻祭了學生會那裡很忙嘛」

即使真緒再怎麼解釋凜月依舊嘟著嘴擺出一副賭氣的樣子。

「不然你要怎樣才不生氣?」
「只要真~緒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原諒你」
「是嗎!什麼事」

聽到有機會讓凜月消氣真緒開心的看著凜月,但只見凜月坐在沙發上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那麼真~緒把眼睛閉上吧」
「啊?」

雖然疑惑但真緒依然乖乖的把眼睛閉上,下一秒真緒感覺到凜月抱住自己並將唇貼上自己的唇。

數秒後凜月緩緩離開看著呆滯的真緒開口。

「這樣就好了~以後不能再那麼晚了」

不等真緒的回答凜月又繼續進入甜甜的夢鄉。

等到真緒回神過了凜月早已又睡的香甜,真緒站在原地摸著剛被親吻的嘴唇喃喃自語。

「什…什麼嘛,原來那麼簡單啊…」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凜緒同居30題 D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現在是午夜12點這個城市的大家幾乎都入睡了,唯獨在接近郊區的一間房子裡傳出了吵鬧的聲音。

「真~緒起來陪我看這個嘛~」
「不要…我明天還要忙,你自己看吧」
「你不陪我看我就不理你了!」

在經過凜月一番的哀求加威脅之下真緒總算是答應了凜月的要求。

「所以說是要看什麼?」
「這個~」

凜月從桌上拿起了一個裝著光碟的盒子,真緒看了看才發現那是一部恐怖片但由於真緒並不害怕鬼怪類的東西,整部電影兩人都看的毫不畏懼。

在電影快結束時凜月覺得無聊想來嚇嚇真緒。

「啊~嗯(咬下)」
「嗚呀!凜月!」

凜月輕輕的用虎牙咬了真緒的後頸嚇的真緒整個人躺在沙發上。

「呵呵呵~嚇到真~緒了」
「真是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討厭尖銳的東西」

被嚇後的真緒打算起身回房間,卻被凜月從後面抱住。

「真~緒不要生氣嘛,陪我看完」

說完便把真緒強抱回沙發上。

「好好,我陪你看完就是了。你也該放開我了吧…」

就算把真緒抱回沙發凜月依然把真緒像抱枕一般抱著。

「難道真~緒討厭被我抱著嗎?」
「不是討厭,只是……」

看著臉紅不語的真緒凜月就這樣開心的抱著他直到電影結束。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